沐岚影

有自己的坚持
云淡风轻游天下

猴年马月

S e L inda♡:

猴年马月写完了之后,整理成一篇文,衔接了下,删了点,语言大白话。


后代梗嘛,要和张猴年和小马月说再见啦,新年快乐~~拜个晚年~~~


希望新的一年,科雯一切顺利,各位小天使都成为更好的自己。


我这个babygirl也会好好照顾周雨老公的~我们会幸福的~






《猴年马月》





张猴年出生的时候,张继科乐呵的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开心地走路生风。


 


姑娘小小软软的一团,还没睁眼睛,一直迷迷糊糊睡不醒,在产房里被医生啪啪打了小脚丫好几巴掌,这才象征性哭了几声。


 


刘诗雯靠在床上,看着老公抱着小公主在窗边走来走去,阳光懒洋洋洒了父女俩一身,金灿灿的。


 


这一瞬间,她脑子里闪过很多岁月静好的词语。


 


“媳妇儿,闺女名字我想好了。”


 


“嗯?”


 


“就叫张猴年!”男人笑的脸几乎皱成一团,献宝似的凑上来:“咱们2016年和好,猴年,就叫张猴年好了,多有纪念意义!而且马龙家生个孩子不管男女叫马月,猴年马月!”


 


去tm的岁月静好,她会相信他有什么诗情画意简直也是中了邪了!


 


要说可怜,也是马龙可怜,自己家儿子还没出生就给起好名了。张继科跑到人家家里坐了三天三夜,硬是说服了马龙夫妻俩,刘诗雯自始至终都冷笑着看傻儿巴叽的老公,觉得这可太丢人了。


 


至于为什么不拦着,呵呵,自己女儿都叫这名了,能拖一个下水是一个呗!


 


 


猴年马月的故事,说起来,可真得说到猴年马月去了。


 


 


张家的女儿日天日地,行走的荷尔蒙,见人就撩,看得顺眼的就撩心,不顺眼的就撩架。
马家的儿子天真烂漫,哭唧唧傻白甜,见人乐呵呵,白嫩嫩的软乎乎。


 


张猴年上学之后,三天老头叫家长,刘诗雯嫌丢人从来不去,于是张继科常开着会跑去学校听老师抱怨,可他始终觉得没什么,还隐隐有点骄傲,打人总比让人打强吧。


 


领着闺女回家反省的路上,他问为啥打架。
答案十有八九是“隔壁那小子要揍马龙叔叔他儿子,吓得他抱着我大腿哭个不停,我就护着他说:马月马月,我保护你”。


 


张继科笑的无比欣慰,回去一通显摆,所以马龙也觉得自己大外甥女很厉害。


 


只不过可怜了白糯糯的小马月,虽然张猴年护着他,可他也没少挨揍,一句话说不对就挨巴掌,张猴年的手也太快了!


 


但妈妈说了,张猴年是他的女朋友,男朋友让着女朋友是应该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对。他就一直忍啊忍,忍啊忍,直到有天她竟然拿着笤帚抽他,这可太丢人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张猴年我要和你分手!”马月双手握拳吼道。


 


正在啃苹果的女孩皱皱眉,踮起脚伸手捏捏他白嫩嫩的脸蛋:“别闹。”


 


“我没和你闹,别人的女朋友从来不打男朋友,你一生气就打我!”


 


“那你去找个不打你的吧,敢再回来找我。”张猴年咔嚓咔嚓吃完苹果,慢吞吞说完:“我就打断你的腿。”


 


……


 


三天后。


 


马月抱着张猴年的小短腿哭的伤心欲绝,声嘶力竭:“我不分手了,嘤嘤嘤。”


 


张猴年翘着二郎腿不说话。


 


“嘤嘤嘤,咱和好吧!”


 


“我说过的吧,分手以后再回来我要打断你的腿的。”


 


“嘤嘤嘤,那就打吧。”马月擦擦眼泪,仰着小脸:“能稍微打几下,不打断吗?”


 


“……”


 


见她不说话,马月哭的更伤心了:“实在不行,打断也可以,嘤嘤嘤。”


 


“起来,趴好。”张猴年指指长椅。


 


泪眼婆娑的小马月趴好之后,被张猴年拿着乒乓球拍打的屁股火辣辣疼,他咬着张猴年的毛巾,哭的满脸泪。


 


“行了行了,别哭了,起来吧。”张猴年戳他脑袋:“还要不要分手了?”


 


“不分了,再也不分了。”


 


“怎么又不分了?你不是嫌我打你吗。”


 


“因为我发现,你爸和我爸打的更疼,嘤嘤嘤。”马月拿起张猴年的手给自己擦眼泪,想想昨天被张继科和马龙围着打,追着打他就还想哭。


 


“让我闺女难过,你不想活了?”
“让我大外甥闺女难过,你还算男人嘛?”
那俩老男人打他就算了,还不让他哭,张猴年多好啊,打哭了他还给他擦眼泪。


 


“行了,我以后尽量不打你。”


 


“打的轻点就没事,嘤嘤嘤。”马月很感动。


 


“你也别难过,明天我回去说说我爸和龙舅。”


 


“嗯,嘤嘤嘤。”马月弯腰在张猴年肩膀上蹭了蹭眼泪。


 


他觉得自己女朋友好厉害啊,不光能打小朋友,连长辈都听她的,她太厉害了,是自己的偶像。而且张猴年人真好啊,还不嫌弃他哭,他再也不要和她分手了。


 


所以为了和女朋友一直在一起,俩人都打乒乓球去了,优越的基因不能浪费啊。


 


也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马月怎么看张猴年怎么好,越看越好,长得好看,性格……嗯,也好!近水楼台得猴年,这么好的女朋友,想想有点儿小得意呢。


 


“嘿嘿嘿,漂亮。”马月侧着身子看已经睡着的张猴年。
“嘿嘿嘿,可爱。”他托着脸盯着她。
“嘻嘻嘻,我的。”他戳戳她的脸蛋,笑的一本满足。


 


他们身后的队友见怪不怪,估计马月不小心把张猴年弄醒,又得挨揍。


 


马月戳一下张猴年。
“嘿嘿,我的。”


戳一下。
“嘿嘿嘿,我的。”


再戳一下。
“嘿嘿嘿嘿,是我的。”


 


“马月,你成天哭着缠张猴年,有没有尊严了?”前面一个暗恋张猴年的回过头,嘲讽他。


 


“你也哭着缠她啊,看她不揍死你。”马月头也没抬,又戳了她脸蛋一下,笑嘻嘻:“就是我的。”


 


“你说你这个娘炮样恶不恶心啊。”


 


马月抬头瞥了他一眼:“没记错的话,这次比赛咱俩半决赛相遇,在这之前别淘汰。”


 


“哎哟卧槽,你赛场上哭起来,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啊。”因为他一句话,几个看马月不顺眼的起哄式笑起来。


 


“嘿嘿。”马月笑了下,然后那笑意在嘴角变成冷笑:“赛场上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张猴年是我的,傻逼。”


 


天呐!好少年乖宝宝软绵绵的马月宝贝儿骂人了!!


 


然后乖宝宝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戳醒张猴年。


 


“干什么,我睡觉呢,别闹。”她没睁眼。


 


“嘤嘤嘤,有人欺负我,我好害怕啊,嘤嘤嘤。”马月哭唧唧抱住张猴年一根胳膊。


 


“蹭”一下站起来,张猴年单手将他护在身后:“谁欺负你!”


 


抱着她胳膊擦擦眼泪,他带着哭腔指着前面那位:“他。”


 


“想死啊,你欺负他!”张猴年不带迟疑的一巴掌打在前面男生的脑袋上。


 


在她身后的马月边抹眼泪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然后在半决赛以11-1、11-2、11-5、11-0赢了前面那位仁兄,马月被教练批评打的太猛,不友好。


 


马月哭着去找张猴年,张猴年捏捏他白嫩嫩的脸说:“4局他得了1,2,5,0分,连起来就是“你二百五”。行,干得漂亮。”


 


马月觉得张猴年真好啊,她多懂自己的心思啊,太聪明了,简直是天才,他好崇拜她啊。她还夸他干得漂亮,还给他擦眼泪,他好喜欢她啊,他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而且张猴年不仅打架厉害,打球更厉害!


 


她18岁拿下第一座世乒赛冠军时,世界都知道张继科和刘诗雯的女儿要开启中国女乒的新时代了。


 


接下来顺风顺水横扫2039年大大小小所有冠军,一场未输,拿到了2040年奥运会女单资格。


 


决赛前她干净利落的拿下所有对手,和父母一样凌厉彪悍的球风为她赢得不少喝彩,决赛她却出现了意外。


 


另一位队友遭遇黑马未能和她会师决赛,外战更加不能输,而她一上来却连丢三局,第四局4比7落后。


 


最后一次暂停,孔指导刚讲完,就听到一个无比响亮的男声:“张猴年,你他妈放开打,全世界最强女战士我相信你!你是我的盖世英雄!”


 


然后她就看见裁判亮出红牌,马月被赶了出去,被几个大汉推推搡搡的显得格外可怜,就算这样他还跳起来给她比心:“加油!”


 


“我操他妈的,来吧。”孔令辉看自己从小带出来的孩子眼神都变了,她和她母亲一样吼了一声。


 


接下来的比赛如有神助,没再给对手任何机会,每赢一球,她都大喊一声:我x你妈。


日后她回想起来,觉得十分丢人,又一想自己的老父亲当年也是这样的,也就释然了。


 


赢下比赛的那一刻,她没有哭,也没有很激动,冲着看台方向学着刚才马月的样子比了个心,然后她就看见马月抬手擦泪,还抱住了保安大叔,哭的无法克制。


 


马月还是觉得张猴年好厉害啊,落后那么多还能赢,还给他比心心,是他的盖世女英雄,他要永远和张猴年在一起!


 


但是说起来他是有一个情敌的,是个女生——江福原!


 


哦,对了她还有个日文名,叫福原江子。是的,她就是福原爱的女儿。


 


张猴年从小就喜欢萌蠢萌蠢的妹子,她看到江福原的时候觉得她真可爱啊,眼睛水汪汪的,那双眼暴皮儿!虽然自己眼睛也大,可总睡不醒睁不开!


 


她就一直喊小原子,可不是嘛,圆鼓鼓的,她太喜欢她了,脸捏起来也舒服!一看到她流眼泪,她恨不得为她背叛全世界!


 


第一次和小原子打球,她把她打哭了,张猴年后悔的三天没睡好觉,第四天看到小原子还对她笑的弄么弄么甜她才安了心,觉得小原子是世界第一可爱!


 


后来和她打球,张猴年一直控制节奏,研究如何输得不留痕迹,太难了,这太难了!


 


比分也是关键,上次她让了她三局,决胜局也打到14:12,这下小原子该开心了吧!可是小原子还是哭了,她觉得就差一点点好遗憾啊!张猴年又给了自己一巴掌,把妹子惹哭了就是你的错!


 


经过摸索,张猴年发现4:1这样的分数不会惹哭她,而且比赛之中回合拉的多了小原子会开心。所以她比赛中就打高球,带着一种甜蜜蜜的心情给小甜心喂球,哄着她宠着她真好啊!


 


但是吧,马月每次看她和小原子比完赛都会闹别扭,哭唧唧不理人。张猴年急了就打他,他就觉得更伤心了,还抱着她大腿,边哭边锤她,骂她没良心。


 


张猴年觉得马月很无理取闹,但是没办法,她得宠着他啊,谁让她是宇宙最强女战士呢?


 


说是宠,但也不能充的没样儿啊?所以她是有原则的宠爱,就拿马月经常怼小原子这件事来说,张猴年会原地360°旋转之后落地,提着鞋满屋子揍马月。


 


一回头听见小原子笑嘻嘻说张猴年你真厉害,东北味里面掺着台湾腔,真是好听!


 


不行了不行了!好想捏捏她的脸啊!怎么这么可爱啊!


 


一激动又过去踹了马月一脚,大概传说中的英雄救美就是这种感觉吧!


 


马月泪眼汪汪一撇嘴,一个星期没搭理她,张猴年揍也揍了,软话也说了,他横竖不理人,还扭过头去不看她!


 


最后她在回公寓的路上拦住马月,死皮赖脸不放人,就差跪下以死谢罪了。


 


“马月,我不该打你,但你不能怼小原子啊!反正以后你只要不欺负她,我保证不打你,别的咱们好商量就是了。”


 


马月竟然对着她冷笑!!!!


 


“张猴年,我看你是搞不清自己的位置和身份了。”


 


“我怎么搞不清了?马月你别得寸进尺啊!老娘错也认了,好话也说了,你还想怎么样!”


 


“年年,是我把你宠坏了。”


马月向前一步,早已比张猴年高出一个头的他伸手将她扣住,一把拉过来。


 


张猴年看到他的脸在她眼前放大,然后嘴唇一热,温软的唇贴在一起。


 


处于懵逼状态的少女还来不及作出反应,马月已经放开她,捧着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说:“还想怎样?我想这样。张猴年,你是我女朋友,不是江福原男朋友,我会吃醋的。”


 


完了完了,心要跳出来了,要爆炸了!脸太热了,比听到小原子夸她都热!


 


张猴年想她可能不能为小原子背叛全世界了。


 


“你怎么还吃一个女孩子醋啊~”天哪!她说话的尾音怎么这么奇怪!那语气怎么七转八弯的!怎么这么娇羞!!


 


“我不管,反正你对别人好我就吃醋!”马月理直气壮地扯扯她衣角,刚才的王霸之气早已消失,那表情仿佛张猴年一拒绝他能立马哭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你怎么那么麻烦!”张猴年摆摆手,算是应下了。


 


“嘿嘿嘿,年年你真好。”马月笑嘻嘻伸手戳戳她脸蛋:“我的。”


 


看张猴年没反应,又戳一下:“嘿嘿嘿,我的。”


 


“你的你的你的行了吧!”


 


马月觉得张猴年好好啊,他好喜欢她啊,她刚才都羞羞了,她怎么这么单纯这么可爱啊!是他的,就是他的,不管不管还要亲她!全世界他最喜欢张猴年了!


 


 


刚和好张猴年就生病了,请了一周假。


 


练完球休息的时候,马月收到了张猴年的微信,然后就哭唧唧的发语音:“年年,我都三天没见你了,我好想你啊。”


 


说完抽抽鼻子,别说,真挺委屈的。


 


张猴年不在不开心,想她,想她,想她!


 


“哟,小娘炮没人保护了,自己在那儿委屈的哭鼻子呢。”追求张猴年未果的傻大个一直想教训一下马月,可惜每次张猴年都和他在一起,无从下手。


 


这下教练和张猴年不在,可让他逮到机会了。 


 


马月连眼皮都没抬,噼里啪啦在手机上打字,嘴里却也没闲着:“这不是内二百五吗?上次在赛场上被削的还没长记性是吧?” 


 


“嘴还挺硬,张猴年不在你算什么啊?!”傻大个凑到跟前,推了一下马月。 


 


马月没动弹,周围的队员倒是围了上来,和马月交好的都准备劝架。 


 


马月注意力依然在手机上,按住语音键说:“年年,我练球,你得等着我,不许睡,我要和你视频嘤嘤嘤。”


 


等了两秒,张猴年那边发过来语音,他打开。


 


“行,我等着你,快滚去练球吧。”


 


“嘿嘿嘿。”马月笑呵呵的按上锁屏键,我们年年的声音真好听啊,感冒了哑嗓子也这么好听,嘤嘤嘤,好想抱抱她。


 


手机黑屏的一瞬间,马月嘴角的傻笑也勾成了嘲弄的笑容。


 


“喂,我说。”他抬起头,直视着对方,声音不大不小,却没了之前的奶劲:“你是想怎么教训我呢?打架?”


 


傻大个又伸手推了他一下:“小娘炮害怕了?”


 


“打架会被退回省队的,你自打进了国家队可一直徘徊在边缘呢,你敢打这一架吗?”马月冲他一笑。


 


傻大个愣了下,然后他听见马月奶奶的声音。


 


“但是我敢啊。”


话音刚落,手里的拍子已经到了他脸前,却转了方向,打在他锁骨上。


 


这一块全是骨头,他还是用拍子的竖棱打的,当场傻大个就按着锁骨倒在地上,疼的出了冷汗。


 


一看马月动手了,队友们立刻将两人隔开。


 


“起来打一架吧,退回省队明年全锦赛我立刻回来。”马月转着拍子慢悠悠开口:“你不断挑衅我,还真把我当怂包了?让我怂倒也可以,可问题是你他妈不是张猴年啊?今天我话说这儿了,怂不怂,娘不娘,哭不哭,在我马月这儿,就看你是不是张猴年。没有张猴年那本事,就别来挑战我的极限。”


 


说完马月转身拿手机,点开微信发语音。


 


鸦雀无声的训练馆里响起了马月哭唧唧的声音。


 


“嘤嘤嘤,年年啊,我和你说刚刚我挥拍子太猛闪到手腕了,嘤嘤嘤,你要是在就好了就可以给我揉揉,贴膏药了,我好疼啊。”


 


马月转转手腕,瞥了一眼还倒在地上的傻大个,心想这真是个傻逼啊。


 


他怎么可以离开国家队呢?马月觉得自己这么爱张猴年,几天不见她都快疯了,要是退回省队不得去死啊?呸呸呸,说什么死,要和张猴年一起死,他好喜欢她啊,他好想她啊,等她回来要亲亲她,就亲就亲!亲一辈子!


 


 


马月一周没见女朋友,就买了一条项链送给她,没成想惹得她不开心了。


 


张猴年觉得马月审美有问题,他送给她的项链好丑啊!


 


可是没办法,她还是得戴着,要不然哭包又得抱着她大腿哭个没完,谁让她宠他呢,唉,烦。


 


“你这项链真丑。”


 


看看,看看,自己的老爸都看出来了,是得多丑!


很生气!脾气很大!


 


这样想着,张猴年给马月发了条微信——分手!


 


才过了1分钟,马月就从楼下跑上来敲门了,张猴年看看那项链,丢下筷子跑回屋子里,大爷生气了不见人!


 


 “枣姑姑!”马月望天长啸,爆发出闻者生怜的哭声,然后抱住赶过来的刘诗雯,哭的抽抽搭搭:“嘤嘤嘤,张猴年要和我分手,呜呜呜。”


“嘤嘤嘤,她说我买的项链太丑了,呜呜呜。”


 


“哎哟,我看挺好看啊,怎么不好看了。”刘诗雯赶紧拍拍大侄子背安抚他:“张猴年,你给我出来!”


 


 “张猴年,嘤嘤嘤。”看到她黑着脸出来,马月盘腿坐在地上,不住抹眼泪:“你喜欢啥样的,我就送啥样的,呜呜呜。”


 


“你看你送的这个项链,指甲盖大小,这么个破心谁带的出门啊?你看我爸给我妈送的那个,多闪啊!还有粉钻!要价格有价格,要心意有心意,我要最大的!”张猴年戳戳马月脑袋,很生气。


 


马月愣了下,松开她大腿,拍拍身上站起来:“哦,那我们还是分手吧。”


 


麻蛋,还说他直男审美,张猴年你才是最直男,我不要和男人在一起!


 


“说什么呢,敢和老子闺女提分手?”还没等张猴年说话,张继科一巴掌抽在马月头顶。


 


“你别打他!”


张猴年立刻拦住生气的老父亲,挡在马月身前。


 


马月好感动啊,他一撇嘴要抱张猴年,他还要和她在一起,他要用他一生换她十年洋气高端。


 


“只有我能打他。”说完张猴年脱下拖鞋,拖着哭唧唧的马月在客厅来回打,边打边骂。


 


马月哭的声嘶力竭,一把抱住她的腰:“我不和你分手了,拖鞋打的真疼啊,嘤嘤嘤,我错了,呜呜呜!”


 


第二天张猴年带着最大款的项链骄傲的走进训练馆,马月跟在身后,觉得卖力显摆的她有点可怜。


 


不过张猴年好清新脱俗啊,不要好看,只要最贵,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他好喜欢她啊!她还给他买了最大款的翡翠观音,虽然有点沉,还很丑,但是她给他花钱一点都不心疼,她对他好好啊,他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二队新来了一批小队员,张猴年觉得有个妹子太可爱了,于是她没事就过去看人家练球,不时指导几句,听到小姑娘甜甜的“师姐”,由内而外的神清气爽!


 


“马月,我和你说那小姑娘太可爱了,好想捏捏她小脸!”一个月之后,张猴年满脸憧憬的对马月说。


 


然后她看见马月冲她微微笑着:“那就去捏吧,年年。”


 


不知道怎么着,张猴年觉得后背有点儿发凉,小时候他对她捅刀子的时候,一般都笑的这副模样。


 


不过随他去吧,老娘要去捏小姑娘的小脸蛋,想想还觉得羞羞的呢!


 


第二天,张猴年去二队看小姑娘时,马月也站在旁边看她练球,和小姑娘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马月竟然将小姑娘圈怀里,手把手教发球!什么情况?这是她要捏脸蛋的姑娘!她还没来得及这样干呢!


 


好想揍他。


 


可还没等她走过去,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小原子发的微信。
她,来,北,京,了!


 


卧槽,这种时候还有什么事情值得生气呢?春暖花开鸟语花香了好吗?!


 


张猴年乐呵呵蹦哒着走了,小嘛呀小原子啊,背着书包来找我,不怕风雨吹,不怕那太阳晒,只怕原子不理我啊……哼着不成调的歌,她很开心。


 


而且她发现还是小原子可爱,那小姑娘就一般情况吧,她不要捏她脸了,也不让马月找她玩儿。


 


就这么开心了一天,张猴年归队了,然后就不开心了。


 


妈的,马月和小姑娘是连体婴儿吗?为什么吃饭都要一起!


 


队内练习赛,马月竟然跑过去给小姑娘加油,以前他在自己面前赶都赶不走的!而且练习完,她叫他吃饭,他竟然说和小姑娘约好了?


 


妈的。
张猴年把毛巾扔地上,跺跺脚。


 


马月没良心!以前别人欺负他都是她去给他出气,但听说有男孩子欺负那小姑娘,马月追着人家打了半条街,日了狗了,以后马月让人打死她都不管了。


 


这样想着,张猴年中午多吃了一份红烧肉泄恨。


 


她觉得越来越不对劲,马月已经三天没有和她说过话了,每天都和小姑娘腻腻歪歪,真是欠揍。可是张猴年不想揍他,因为觉得差点什么。


 


不像以前了,堵得慌。


 


她训练的时候走神被师父骂了,而且是当众一通狠骂。


 


可是她都没听进去,因为马月对着小姑娘笑的实在辣眼睛。那一刻,张猴年决定要撕烂他的嘴,妈的,让他笑!


 


“马月!”气冲冲过去,将他拖出训练馆。


 


奶奶的,小姑娘竟然还跟着!


 


她伸手要拍他。


 


然而手却停在了半空,因为马月握住了她的手腕,他说:“年年,我们长大了,别老是动手。”


妈的。


少女觉得自己的心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好难过啊,好想哭啊,可是她是张猴年啊,怎么会哭呢?


 


于是她冷笑了下,转身走了。


 


马月觉得自己可能惹大事了,张猴年刚才红了眼眶。


 


是的,没错,他的确惹了大事,因为5分钟后从张继科办公室回来的张猴年拎了根高尔夫球杆。


 


“长大了对吧?”她在他面前站定,很认真问他。


 


一旁的小姑娘吓到了,伸手想要拦住张猴年:“师姐……”


 


“你不想被殃及就赶紧走。”她伸手捏捏小姑娘脸,笑着说:“以后练球别找马月,他是你师姐我的人,再和他干这干那,小心以后你打乒乓球都有阴影。”


 


捏到脸了,张猴年觉得很一般吧,没有马月脸好捏。


 


“能耐了?”张猴年拿着球杆戳他:“是长大了,以后打你也得换换家伙,这球杆应该比拿拖鞋抽爽吧?”


 


马月看着她不说话。


 


“我告诉你马月,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我没说不要你之前你还敢跟别人勾勾搭搭冷落我?活腻歪了?嗯?”


 


马月冲着张猴年傻笑,嘿嘿嘿。


 


“装傻就完了?”张猴年举起球杆。


 


没等她打下去,一团阴影覆了下来,她被马月抱在怀里。


 


“嘿嘿嘿,年年你吃醋了。”


 


“嗯,吃醋了。”张猴年承认的很爽快,然后接着她就从他怀里出来,伸手抓住他头发,往下一拉,膝盖抬起,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啊!”马月觉得自己鼻梁可能要断了,她的膝盖真硬啊!


 


一脚将他踢倒,张猴年抡着球杆边骂边打,马月在地上连滚带爬抱头痛哭。


 


“妈的,马月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嘤嘤嘤,疼疼疼!”


 


“疼就对了,长大了就该承受更大的痛苦!”


 


“呜呜呜,年年你轻点”说着马月瞅准时机腾空而起,一把抱住张猴年腰,跪在地上连声忏悔:“我错了,呜呜呜。”


 


她也不哄他,这个姿势不好用球杆打,索性丢掉,脱下鞋噼里啪啦一顿抽。


 


“马月,你八十岁我说抽你也绝不含糊!还他妈长大了!”


 


想起刚刚他的模样,张猴年就觉得心抽抽的疼。


 


她打累了也骂累了,马月还哭唧唧抱着她,眼泪汪汪的。


 


“起来。”


 


“嘤嘤嘤,你不打我我才起来。”


 


“快点!”


 


“嘤嘤嘤,年年,好疼啊。”抹着眼泪,马月站起来:“年年,你还没消气我就再跪一会儿吧。”


 


“过来,站那么远干嘛?!”张猴年吼道。


 


马月扭扭捏捏蹭过去,见她抬手,反射性一缩脖子。


 


他看见张猴年踮起脚尖,然后拽过他去,亲上了他。


 


“以后别不理我,难受。”


马月听见张猴年小小的声音。


 


他的张猴年好可爱啊,吃醋都这么与众不同,她的嘴好甜啊,她是他的小甜饼,他好喜欢张猴年啊,他80岁还要被她打!拿棒球棍打都行!


 


 


两个人一路打打闹闹,日子过得飞快,他陪她长大,见证她拿下双满贯,虽然还是经常挨打,但没想到有一天,他们会在世锦赛上吵架。


 


 “马月,你用点力行不行?!”世锦赛混双决赛,他们对日本,第一局输了,休息的时候收音捕捉到张猴年的声音。


 


马月一改场下的软糯,冷声回应:“张猴年,双打不是你一个人的,你懂不懂配合?!”


 


“闭嘴!”给他们指导的马龙呵斥了一声,这两个孩子才作罢。


 


结果第二局一上来就0:4落后,张猴年急了,习惯性抬脚踢了马月一下:“正手你拉死啊!”


 


“那么转的球你去给我拉死!”


 


“给我滚。”


 


“张猴年,听我的。”马月冷冰冰瞥了她一眼:“待会发球,你直接攻中路,反手位是他们的弱点,别想着直接扣死。”


 


张猴年皱了下眉:“把球给我。”


 


他躲过她伸手够球的手,叹了口气:“年年,我来发球,冷静下。”


 


她咬牙盯着他。


 


马月单手抱了下她,轻抚着她的碎发:“年年,相信我。”


 


这一声直接让她消了气,翻了个白眼,下蹲等着他发球。


 


最终连赢四局拿下了对手,虽然胜利了,但张猴年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较劲还是跟马月较劲,他冲她张开双臂想要拥抱的时候,她冷着脸推开他,扔了球拍拿着毛巾退场了。


 


马月刚刚的霸道劲儿早已消失,乐呵呵小跑着去搂她:“年年,你好厉害啊,刚刚的那个抽球打的太棒了!”


 


“你快给我滚。”


 


“嘿嘿,年年,这两天我还真得好好粘着你。”说完之后,马月眨巴眨巴眼睛开始掉眼泪:“嘤嘤嘤,我就快见不到你了,年年!”


 


张猴年瞥了他一眼:“怎么,觉得刚才对我态度不好,要以死谢罪吗?”


 


“你要我以死谢罪吗?嘤嘤嘤。”


 


“不是啦,我觉得你说的很对。”她转过身子不看他,脸红红的:“那啥,刚刚是我不好,对不起。”


 


“年年,我真开心。”他自后面抱住她,然后就开始啪嗒啪嗒哭。 


 


“你咋还哭啊,咱俩不是好好的了吗?” 


 


“年年啊,我是为你哭的啊!”


  


两天后的总结大会,总教练张继科这样说:


 “这次要重点批评一个人,张猴年。在比赛和搭档吵起来,是吧,这在乒乓球史上从来没出现过,你这影响太恶劣了,还摔了拍子。


乒羽中心处罚决定已经贴出来了,张猴年下乡一周,好好反省。


归队之后,全体队员面前检讨。” 


 


张猴年喂完猪,除完草,坐在田埂上,默默下定决心,回去她要揍死马月。


 


因为刚刚马月给她发消息说:翠花,家里的老母猪生崽了吗?哥在城里发达了就把你接过来,我要和你一辈子过城里人的生活。


 


 


一周后。


 


 “经过乡下劳动,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在全体队员面前,张猴年拿着马月写好的稿子,高声朗读。


 


“马月,你咋老打嗝?”底下的队员实在忍不住问。


 


马月苦着脸揉揉肚子,又打了个嗝:“你一口气吃8个玉米试试。”


 


昨天张猴年回到家,也没打他,勾勾手指头叫他过来后说:“二狗哥,我带着家里刚掰的玉米来城里看你了,刚掰的,老嫩了!”


 


于是她翘着二郎腿,翻着一本砖头厚的书,指着煮熟的8个玉米说:“你叫了我8声“翠花”,这些全吃掉,吃吧。”


 


“年年,有点儿多吧?”


 


“不多,我亲自给你掰的。”她头也没抬,像是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儿:“吃不完,打死你。”


 


马月含着泪拿起玉米。


 


“蹲着吃。”张猴年抬头冲他笑了下:“二狗哥,我在乡下都是蹲着吃饭的。”


 


他边吃边哭,化泪水为悲愤,擦一把泪,吃一个。


 


嘤嘤嘤,不是说嫩玉米吗?为什么这么咯牙!嘤嘤嘤,听妈妈说,张猴年还扛了一袋玉米面回来,她会不会让他喝八碗玉米糊糊啊,呜呜呜,那他就不活了。


 


“吃完了?”检查了一下,还算满意,她扔给马月一沓纸:“去,把检查给我写了,然后厨房里有蒸的窝窝头和玉米糊糊,你配着吃了吧。”


 


嘤嘤嘤,你看,张猴年太没有人性了!简直丧心病狂,不,用丧尽天良来形容也不为过!


 


马月写检查的时候哭的呜呜的,坐在客厅看电视的马龙张继科交流着隔壁游泳队的八卦,仿佛没有听到。


 


其实,马月不是替她写检查哭,是因为张猴年在看的书名字叫做——《养猪十八式》。


嘤嘤嘤,她不会拉着他下乡喂猪吧?嘤嘤嘤,也不是不可以,和她在一起干什么都好,可是为什么要去喂猪啊,呜呜呜。


 


想着昨晚,马月又想哭了,他真怕张猴年沉迷乡下生活,整个大花袄什么的,毕竟她现在的床单已经换上了大牡丹花样的,听说张叔和她一起铺上的。


不知道枣姑姑回来会不会崩溃,嘤嘤嘤,他真的不想再看扎着红布条的张猴年了。


 


这天晚上,央视播张猴年下乡记。


 


张猴年早晨起来蹲院子里刷牙,然后喂鸡,还跟院子的大黄狗玩了会。和老乡一起吃过早饭后,跟着大妈钻进了玉米地,掰棒子。中午她要赶回来喂猪,戴着凉帽往返在田地和家之间。


 


“张猴年,我看你适应的还蛮不错,是以前来过乡下吗?”记者问。


 


“没有,是我杀神伯伯教的,跟他学了几招。”


 


张猴年熟练的把头发拢在一起,扎上了红布条,还把凉帽扔在一边,戴上了乡亲们的头巾,对记者说:“还不错吧?我要给我妈带回去一条。”


 


守在电视前的刘诗雯嫌弃地皱眉,又一脸忧伤看着使劲鼓掌并隐隐带着骄傲的张继科。


她听见他说:“这头巾颜色真好看!”


他当然说好看,和他的小蓝鞋是一套的,这他妈什么父女啊?!


 


她又听见张猴年抱着《养猪十八式》打电话。
“伯伯,养猪十八式第三章有个地方我不懂耶。”
“对对,就是那儿。”
“行,那明儿咱一起吃饭,你给我讲讲,吃窝窝头吧,我拿了玉米面回来。”


……


 


而马月托着脸认真看电视,画面中傍晚橘色的阳光洒了她一身,张猴年扛着锄头,在田埂上渐行渐远,留下一个背影。


 


尽管她扎着蓝色头巾,穿着手工布鞋,但马月仍然觉得张猴年真好看,岁月静好,他要永远和她在一起,下乡喂猪也要在一起!


 


 


张猴年下乡回来不仅马月有些不适应,刘诗雯都要疯了。


 


张猴年是她一手带大的,也没少带她出去见世面,从小衣食住行不说最好,起码没委屈她吧,所以为什么一个从物质到精神都富足的孩子会长成这样呢?


 


她看着家庭微信群里的对话久久不能平静。


 


年年:


-链接:[爱心]提醒:你以为是在养生,其实是在养病!太危险了!转给在乎的人吧!


-你们都看看哈。


 


爸:


-谢谢我的宝贝乖孙女儿


-表情:献上一束盛开的鲜花


 


妈:


-表情:[你真棒]


 


年年:


-表情:[七彩的文字缓缓闪过:身体健康]


 


……


 


爸:


-链接:令人震惊:世界上最歧视中国人的竟然是他们!不转不是中国人!


-乖孙女儿,下次碰到他们,打他们个11-0!


 


年年:


-表情:包在我身上


 


妈:


-表情:为你加油


 


……


 


妈:


-链接:晚饭不吃,饿治百病!83岁卫生部首席专家说法震惊海外!十三亿中国人,男人看了沉默,女人看了流泪!


-年年啊,训练虽苦,晚饭可以适当减量!


-表情:红色大心,亮闪闪“爱你”


 


年年:


-谢谢奶奶


-表情:三克油


-奶奶,我去训练了,晚上聊。


-表情:886


 


看完家庭群里面的聊天记录,她对张继科表达了自己的担心,自家老公沉默半响,寻思着难道是中老年表情包卷土重来,成为年轻人的时尚?


 


其实马月表示年轻人不背这个锅好吗?


 


总之除了张猴年,没有人给他发过“友谊地久天长”、“干杯”这种表情包。


 


也没有人给他发过“情侣出去吃饭,女子被人吹口哨,男子让她别在意,女子就嚷嚷说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云云,最后男子跟流氓搏斗死了……”


 


这是什么意思?是骂他没出息吗?


 


不过马月觉得张猴年好个性,和那些晒美食,晒名牌的妖艳贱货不一样,他好喜欢她,好像一辈子接收她发的养生链接啊!


 


想到这儿,他就想发一个伴随着盛开的鲜花,“爱情地久天长”几个字缓缓出现的表情包!


 


 


说到地久天长,他们一不小心可不就地久天长了嘛。


 


马月退役之后接过了亲爹岳父的接力棒,进了国家队当教练,而张猴年则毫不犹豫拒绝,她说看那群小孩打太费劲,不够上火的。


 


于是张猴年闲下来了,马月忙起来了。


 


刚开始也没觉得怎么样,张猴年没事儿调戏一下小原子,满世界撒欢儿可劲儿疯,后来有孩子了,她倒是像模像样做起了好妈妈。再后来孩子出国读博士,找了个老外结婚半年才回来一次。马月还没退休,她孤家寡人不乐意了。以前众星捧月的人,现在孤零零的多多少少心里有落差,她心情不好就冲马月发火。


 


马月就开始琢磨给她找点儿事干。


 


张猴年听他的,带着乒乓球拍报了个老年俱乐部,重回老本行吧。


打了几天,她不乐意了,骂骂咧咧摔了拍子走人。几个死老头老太太输不起,接不了她几个球,还嫌她打的球带旋转。妈的,老娘是职业运动员三满贯OK?!又他妈不是小仙女老娘还得笑呵呵给你喂球吗?!走在小区里,还有老头老太嘀嘀咕咕:张老太脾气不好,以后得离她远点。


 


气的张猴年很想让她80多的老爹来教育教育这帮死老头。


 


马月一边安慰张猴年,一边挨打。


 


“我就说不打球不打球,你非得让我报,蠢!”老了以后,张猴年还是说打就打,拿着拖鞋就招呼。


 


“不打乒乓球,高尔夫打不打?”


 


“打个屁,不打!高尔夫,网球,羽毛球都不打!年轻的时候玩的差不多了,那群死老头老太输不起!”


 


“要不去钓鱼?”


 


“那行吧。”


 


见张猴年点了头,马月以最快速度给她置办了家伙,然后带队去美国参加世乒赛去了。


 


回来以后,马月一下子就哭了,才10天不见,她的老婆怎么了??


 


“妈的,马月,你过来我打死你!”张猴年黑着脸,拿着断成两截的钓鱼竿使劲抽他。


这里的黑着脸是真黑着脸!她就像一块黑炭。


 


“老婆,你咋回事?咋晒这么黑?”


 


“都他妈你那个钓鱼给整得,我喂了一礼拜蚊子,还……”


 


马月听明白之后,竭力控制住掉眼泪的冲动。张猴年去钓鱼,不抹防晒霜,不打伞,说娘们才这么墨迹,去了之后太阳一晒光睡觉,鱼没钓着,晒成了黑驴。


 


她八十多的老爹见了她问她是不是去建外SOHO美黑去了,气的她把鱼竿掰断了。


 


再后来马月退了休,陪她一起打牌。


 


张猴年看马月输得老泪纵横不忍心,就偷偷塞牌给他,结果被对面李老头发现了,嚷嚷着冠军也赖皮吗?!气的张猴年摔了牌掀了桌走人了,边走在路上边骂马月没用,要不是他打牌老是输,她也不会出老千!


 


回家的路上听到有人嘀咕:张老太脾气不好,打牌输了出老千被揭发还掀桌子,以后离她远点。


 


还没等张猴年发飙,马月气冲冲过去指着人家熊:“我媳妇脾气不好你们怎么知道啊?!我媳妇脾气好着呢!”


 


张猴年也叉着腰声援自己两米八的老公。


 


于是过了两天小区的人在嘀咕:“马老头和张老太脾气太坏了,你们离着老两口远一点。”


 


老两口合计了下,这个小区的人素质太低,搬到爹妈那里去住吧!


 


想着今天晚上去张继科那里住,老两口开着车去了。


 


刚进小区,听有人嘀咕:“哎哟,可别和那个老张头玩,他斗地主他输了踹门,赢了撕衣服,脾气可不好!”


 


张猴年一听有人嘀咕她八十多的老爹,撸了袖子就上去了。


 


马月在后面跟着,觉得50多岁的张猴年还是世界最强女战士,还是很可爱,一点儿都没变,真好啊。他好喜欢她啊,他真的和她一辈子都在一起了,他好幸福啊。


 


 


 

评论

热度(159)

  1. 沐岚影SeLindaa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