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岚影

有自己的坚持
云淡风轻游天下

【獒龙】覆水可收(完结)

❤️

星:

 


 


20


 


 


 


张继科喝得酩酊大醉,许昕当然不敢让他一个人回家。他让张继科先在门口坐着等他一会儿,他去吧台结个账就回来。他跟张继科说了好几句,“我去去就来。”可是等他回来的时候,张继科却还是不见了。


 


 


张继科这回倒是没有作天作地的非要开车回家,他这会儿可比跟马龙分手的时候冷静多了。他在酒店门口打了一辆车,直奔马龙的学校。




到马龙宿舍楼底下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半,现在他也顾不上操心自己会不会影响到马龙睡觉了,直接给马龙拨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好久,那边才接了起来。




马龙的声音含含糊糊,尽是睡眠被中断的倦意。


 


 


张继科还不等马龙说话,就嚷道,“马龙,我有话要跟你说!今天必须跟你说,你快点儿下来,我就在楼下等着你。”


 


马龙顿了一会儿说,“现在太晚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明天再说?张继科在心里骂了一句,妈的等明天再说我就憋死了!喝醉酒的人根本就没道理要讲,他大着舌头说,“我今天必须见到你。你要是不下来我就上楼给你抓下来。要不我就在楼底下一直等你!”




马龙问他,“你喝酒了?你喝了多少酒?”


 


虽然那边根本就看不到,但张继科还是傻乎乎地摇了摇头说,“没喝多少。也就……也就四……四五瓶吧?”




他恍惚听到马龙在那边骂了一句,“也不看看你自己的量。”又清晰地听马龙说道,“你在楼底下等我吧。我马上就下去。”


 


 


得到了马龙的保证,张继科这才满意,把手机揣进了衣兜里,安安心心地等起马龙来。他晃晃悠悠地站不太稳,感觉天地都在不停的旋转。于是他后退了一步,靠在身后冰凉的灯柱上。




等马龙的时候他闲着无聊,叩出了一颗烟抽了起来。也就是一根儿烟的功夫,马龙就从宿舍楼里面走了出来。


 


他头发睡得有点凌乱,一看就是没来得及打理。套了一件黑棉袄,脚上却穿了一双拖鞋,显然是没想跟张继科多唠。他一点点地走到张继科跟前站定,小半边脸埋在外衣毛茸茸的领口里,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就和葡萄一样,又圆又亮。


 


他问张继科,“你到底有啥事儿啊……你快点儿说,我明天还有……”




张继科根本就不肯给他说更多言不由衷的话的机会,马龙刚走到他近前来,他就抓住了马龙的手。微微一使力,两个人立马调转了位置。马龙背靠着灯柱,他倾身向前,不由分说地吻住了马龙的嘴唇。


 


 


马龙与冰凉坚硬的灯柱只隔了一层衣服,而张继科又毫不客气地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他的肩胛骨被膈得生疼,忍不住开始挣动了起来。可张继科却全然不顾他的难受,又抓住他的手,镇压了他的挣扎。张继科不断地加深这个吻,先是轻舔他柔软的嘴唇,用舌尖撬开了他的齿列以后,又去吻他口腔里能吻到的每一个地方。马龙抵抗不了,只能无助地发出“唔唔”的哼声。


 


张继科专注地吻了一会儿,才用混沌的大脑想到马龙发烧才好了没多久,不能让他再冻着,又把他蜷缩着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大衣兜子里面暖着。


 


张继科知道,这个吻给马龙的回忆绝对不会多好。他喝了不少的酒,自己都能嗅到自己冲天的酒气。刚才又抽了一颗烟,口腔里面都是烟雾缭绕。但张继科此刻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能不管不顾地与马龙交换着唾液与温度,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到马龙的存在。值得庆幸的是,这次马龙没有再咬他一口。




直到吻得两个人都有一点缺氧,张继科才与马龙拉开了一些距离。马龙用拇指抹了一下被吻得有些红肿的嘴唇,抱着胳膊看他,“你喝假酒了?”他本想装出若无其事的平淡样子,但脸上飘起来的那层红云却还是出卖了他。




张继科知道,马龙害羞了。而且他与马龙紧紧相贴的胸膛也能感受到,马龙的心脏在“噗隆噗隆”直跳。




他的嘴角下面还有两个人接吻时余留下来的水渍,在路灯雾蒙蒙的光照下显出暧昧的光泽。张继科凑过去还想再亲,却被马龙抵着胸膛推开了。


 


 


他皱着眉头,说话的声音有动人的绵软低哑,“你到底是想跟我说什么?”他歪了歪头问,“你不会是忘了吧。”


 


张继科拉住马龙的手,往马龙跟前凑了一些。他看向马龙的眼神尽是灼热,“许昕都跟我说了,他都跟我说了!”




马龙问他,“说了什么?”


 


“说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马龙瞪了瞪眼睛。却不是全然吃惊的样子,反而又好像有些释然。




他张了张嘴,半天才组织好言语,“所以呢?你是怎么想的?”


 


 


听到马龙这句模棱两可的话,张继科的情绪猛地激动了起来,“我是怎么想的?我是怎么想的!如果你关心我是怎么想的,你心里有什么话就会直接跟我说,而不是一上来就跟我分手!”他似乎有一肚子的气想要发泄,狠狠地捶了灯柱一下。那可怜的灯柱被砸得左摇右摆,马龙的身子也跟着一起震颤了起来。


 


马龙想说些什么,但张继科却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他接着嚷,“马龙!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你居然会觉得我不爱你!我到底爱不爱你,你就一点儿都感受不出来吗?要我把我的心掏出来给你看看吗?”


 


接下来的时间,就全然变成了张继科的“诉苦”大会。马龙也是直到这时才知道,表面上看起来随心所欲,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张继科心里也憋了那么多事情。


 


“你他妈居然以为我是为了报恩才跟你在一起的!我他妈要是想报答你的恩惠,这条命都可以赔给你,但我至于这么掏心掏肺的对你吗?对我有恩惠的人多了去了,我难道要一个一个的去卖身?我他妈就是太喜欢你了,太爱你了,太爱你了才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我想你的时候害怕打扰你休息,不敢打电话给你。看你和别人聊天我他妈恨不得把你的手机给砸了,我不敢,还不是怕你看不上我?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我太爱你!”


 


 


马龙听得瞠目结舌,一瞬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




明明他也是一肚子委屈,到此刻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只想把眼前这只暴走的野兽抱进怀里,亲亲他的嘴唇,再说一句,“我也很爱你。”


 


 


但在马龙还没有伸手抱他的时候,张继科就已经深吸了一口气,自己冷静了下来。




“马龙,你给我听好了。”他贴近马龙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马龙数不清这天晚上他究竟在自己的耳边说了多少个我爱你。就好像是要把以前没说过的都一次性补齐。他说得恶狠狠的,好好的一句表白说的和“我要打死你”没有什么两样。环绕着马龙的是张继科身上的酒气,酒味儿闻得久了,马龙似乎也要跟着一起醉了。




他近乎脱力地靠着身后的灯柱,眼里的世界在缓慢的旋转,他陷入进了一个温柔的漩涡里。


 


 


说得多了,张继科也有点累了。他把下巴搭在马龙的肩膀上,声音已经嘶哑了,却还在固执地重复那三个字。




也不知道他想说到哪年哪月去。


 


在路灯地下,他们两相依偎,甚至忘记了时间的流逝。


 


 


 


张继科在临走之前,还咬了马龙下巴一口。让马龙直到回了宿舍,下巴上还隐隐作痛着。回到宿舍以后,他整个人都是晕陶陶的,就好像酒还没有醒。他愣怔地坐在床上,神游了半天才用掌心挡住了眼睛。




掌心被睫毛扫过,感到一片温热湿润。




半晌以后他把手放下来,露出的却是一个傻兮兮的笑容。


 


张继科话说的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十句有九句还是糊里糊涂前言不搭后语的醉话。




但是,足够了,已经足够了。


 


毕竟他等了那么久的,不就只是张继科的一个“爱”字吗。






 


张继科那天离开以后,就没有再来找马龙,更没有追着马龙求复合什么的。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把话说开,似乎在说了“我爱你”以后,一切就都中断了。




马龙不知道张继科在做什么,他也不着急去求一个结果。或许感情到了他与张继科这步,只需要顺其自然就好。只要时机到了,自然能开出华美的果实来。


 


 


半个月后,马龙接到了许昕的电话。




电话里许昕的声音兴高采烈的,他说,“师兄!你知不知道老张今天结婚啊!老张终于找到真爱啦,老张说对方简直温文尔雅妩媚动人,快走吧,咱俩一起去参加婚礼!”




马龙听了这话,手下一抖,手机差点儿没有滑到地上。


他嗓子里像长了一把刀子,张了老半天嘴,才说出一句,“我……我不去了。”


 


许昕嚷,“别介啊!老张的婚礼怎么能缺了你呢!快点儿下来吧师兄,我在楼底下等你!”




马龙哑着嗓子,“那行吧……你等我给他包一个红包。”




许昕在前面开车,马龙就麻木地坐在后排座上。他手指神经性地蜷缩着,反复扣着身下的真皮坐垫。


 


许昕跟他说了好几句话他都没有回应,许昕在等红灯的间隙回头看,就看见他师兄扭着头,木然地望向窗外,魂魄似乎飘离了身体。




等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马龙往前倾了倾身子,敲了敲许昕的座椅,“我看要不然我就别去了……”


 


“那可不行!”许昕毫不犹豫地否决,“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把你带到,今天的婚礼要是没了你,就啥意义都没了。”




许昕觉得自己的提示已经给的够明显了。但是马龙却一点儿都没有注意到,整个人都沉浸在前男友即将要结婚,新郎却不是我的悲伤里。许昕长叹了一口气,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就连他如此机智的师兄,智商都被拉低了二十个百分比。


 


婚礼现场布置得浪漫而热烈,随处都能看到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这是马龙最喜欢的花,每次看到别人抱着,他都想凑上去闻闻味道。在一起的时候他没从张继科那里收到一朵,可是现在却都被被他用来装饰礼堂了,马龙心疼得像刀割似的,又强忍着不想表示出来。




此时此刻,他真想冲上去把那些花都揪下来扔在地上。


 


马龙浑浑噩噩地跟在许昕身后进了礼堂,等走进去才琢磨出不对劲儿来。这婚礼不管怎么说,也办得太过冷清了。




满打满算估摸才有两桌宾客。


 


 


马龙一个个看过去,发现每一个都是他和张继科的熟人。再仔细去寻找,竟然看到他与张继科的父母也坐在其中。




他这才知道,从始至终,他都被人给耍了。


 


马龙侧过头,狠狠地瞪了许昕一眼。


 


许昕慌忙摊了摊手,求饶道,“师兄!我也是没办法啊,是老张逼我的!但是老张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俩也别互相折磨了,赶紧好好搁一起过日子吧!”


 


 


马龙环顾四周,才发现礼堂里不只装点着红玫瑰,还四处摆放着漫威的手办,放着周杰伦的歌曲。所有所有的元素,都是他最喜欢的。这个不够浪漫的男人,或许是绞尽了脑汁,才给了他这么一场还算浪漫的婚礼。


 


马龙抬头望去,见那个男人就站在红毯的那一边。




他穿一套纯白色的燕尾服,手里捧着鲜红色玫瑰做成的捧花。他站得英挺笔直,看起来就像一个英俊坚毅的王子,只肯为最爱的人弯下骄傲的膝盖来。




马龙愣了愣神,才向着他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马龙这一辈子,一共有过两次失而复得的感觉。一次是在满地泥沙中找到了张继科的车子。一次就是……




但失而复得的感觉是如此的珍贵,一辈子有两次已经足以。




这是他失去又得到了两次的男人,他一辈子都不会再放开他。


 


 


他每一步都抻得老长,因为他脚下是爱与忠诚铺就的路。他最爱的人就站在路的那一头等他,他要走得慢一点才可以。




直到马龙走到跟前儿来,一直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的张继科才想到,他应该开始表白了。他轻咳了一声,才无比虔诚地说道,“以前我总找不到爱你的方式。我总是自以为是,自以为做的很好,其实根本没能让你开心。我会改,我真的都会改的……我以后会好好爱你,学着跟你撒娇,学着依赖你。我每天都会让你感觉到我很爱你,你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张继科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其实……自从和你在一起以后,我就只有一条路好走。如果你也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中间不管我们走了多少岔道,都迟早会相遇的,你说对吧?”


 


你看,多么幸运啊,我等到你来了。


 




马龙的嘴角始终噙着将至未至的笑意,他望着张继科,眼里荡着春水的纹路,好像全世界的温柔都被他装进了眼睛里。




可他就是不肯给张继科一个回答。张继科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们会在一起过一辈子。我们可以搬到海边去住,买一个海景房,一打开窗帘就能看到大海。我们天天在一起,等到我们老了,就什么都不干,在窗户边上安一个摇椅,每天摇啊摇的。你看大海,我就看着你。你说好吗?”


 


 


“马龙,你到底愿不愿意和我结婚啊?”张继科口干舌燥地说了好久,马龙也不给一点回应。他心下慌张又着急,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竟然带了一点撒娇意味。


 


马龙望着张继科老半天,才冷着脸说道,“咱俩谈恋爱都谈不明白呢,你让我和你结婚?张继科,你当我是疯了吗?”


 


 


看到他的眉眼都垮了下来,马龙却笑了起来,笑得一如年少时一样的温柔纯稚。




他扑过去,勾住张继科的脖子,叫道,“你就当我是疯了吧!”






 


(完)






------------------------------------------






完结啦,照旧~感谢一路走来的每一个你。

评论

热度(1467)

  1. 沐岚影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