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岚影

有自己的坚持
云淡风轻游天下

【獒龙】一物降一物(完)

很酷不聊天:

*预警:非典型特种兵AU,严重OOC,无关真人,都是我编的。


            昕博副cp,篇幅不多,凑个热闹,不打tag,注意避雷。


           不好看预警,日常群戏多,不想让他们出生入死,只想让他们打打闹闹谈恋爱。


           520蒸煮太甜,无以为报,趁乱出道。

*剧情:大概是一个“部队你龙哥,人狠话也多,不走寻常路,拿下张继科”的故事。





08问世间情为何物




任务结束后,特一收队回军部,闫安硬是挤进了林高远的那辆越野车,林高远笑的见牙不见眼,故意逗他,“下车,回你自己的通讯车,不怕你那些宝贝机器丢了啊!”


闫安厚着脸皮赖着不走,“我这不是看远哥一个人开回去太无聊么,过来给远哥解解闷。”


林高远眼睛一转,偷偷地使了一个坏,手指头偷偷按在了车载对讲器开关上,“你不是说死也不能离开自己的机器,人在塔在么?”闫安正一肚子愁苦没地倾诉,“林妹妹,你刚才没看见科哥那老流氓的架势啊!你说他们俩在里头这样那样,我以后还怎么在里面干活啊……”林高远继续逗话,“没有啊,我觉得特感人,刚才光感动了。”


“我靠,林妹妹你也让昕哥给带瞎了啊,张继科那眼睛都冒绿光了,跟那多少天没吃过肉的狼似的,还是头大!色!狼!”


通讯车里,张继科原本正跟马龙勾小手亲小嘴的腻歪着,闫安的话透过对讲传进来,马龙瞬间羞红了脸,迅速拉开了与张继科的距离。张继科按下对讲,不紧不慢地甩出一句,“闫安,回去训练场见啊。”


“还有我,咱俩800米以外橡胶子弹定点对射,看看是谁瞎。”


其他人的笑声陆续从对讲里传来,闫安才知道自己又着了林高远这只小狐狸的道儿,可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打司机吧,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为人坦诚而已,这个世界对老实人太不友好了。


 


回到军部,休整一天,张继科被马龙拖去做身体检查,许昕与闫安的定点对射也没能实现,不是因为许昕气消了,而是因为方博。


闫安深知要想在许大蟒这保命只有带着方博上钻石这一条路了,果然,方博眨巴几下他那双欧式大眼睛,软软地叫一声“许昕”,眼前扛着枪气势汹汹的人就地缴械,只能无奈地丢下一句,“别玩太晚啊。”


计划通的闫安嬉皮笑脸地目送许昕离开,组队的间隙忍不住调笑,“哎呀,这操蛋的爱情啊!”


一旁的小胖纠正他,“安哥,你应该感叹,这伟大的爱情啊,毕竟博哥的爱情刚救了你一命。”


“哟,我们胖儿懂的挺多啊,有喜欢的人了?”方博忍不住想逗逗这个还带着奶味儿的可爱弟弟。


“卧槽!博哥注意你的走位,”周雨一边操作一边给小胖解围,“我们胖还小呢,不玩这个!”小胖赶紧往他雨哥身边靠了靠,“嗯,我、我不玩这个,你不要带坏我。”


瞅瞅大热天还要挂在他雨哥背上的小胖子,闫安觉得特一迟早要完,开始是许昕稀里糊涂就拐走了方博,现在是张继科跟马龙互相勾搭,未来眼前这俩立了flag的怕是也要完蛋,简直就是副队gay,gay一对,正队gay,gay一窝的节奏。还有林妹妹那小样儿……算了,特一直男的大旗只有靠自己跟孔教授撑起了!


 


张继科耐着性子,任由军区医院的医生上上下下给他检查了一遍,确定都是外伤,修养一周就可以了,马龙才放心带着他回了宿舍。


一路上马龙翻着张继科的病历本,絮絮叨叨地教育他要爱惜身体,张继科的注意力全被眼前人开开合合的嘴唇吸引了,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一味地点头应付。


人就是这样,知道了什么滋味以后就忍不住要惦记,食髓知味,张继科觉得自从看上了马龙自己的成语水平突飞猛进。


 


进了宿舍门,马龙就被张继科按在了门板上,喋喋不休的话全数被封在了吻里。肖想了一路的事儿终于成真,这次没有了之前的血腥味和尘土味儿,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张继科用力地吸吮着这两片饱满的唇瓣,马龙咬着牙关不想遂了他的意,暗戳戳地较着劲儿,张继科的手顺着衣服下摆伸进去摩挲着马龙腰上的软肉,稍一用力惹得马龙轻呼出声,张继科的舌头趁机闯了进去,勾着马龙的舌头,里里外外吻了个痛快。


 


两个人都太投入在这个吻里,分开时甚至有点儿气喘吁吁,额头相抵,张继科垂着一双桃花眼盯着马龙闪着亮晶晶水光的嘴唇,觉得有说不出的色气和诱惑。双手用力将马龙向上托了托,右腿卡进马龙双腿中间,两个人贴的太近,腿间的秘密都藏不住,张继科的腿用力磨蹭了一下抵在那的硬物,突然的刺激让马龙昂起了头,张继科的吻顺着脖子一路啃咬着向下,最后埋头在马龙锁骨上吮出一个又一个草莓印子。


眼看局势就要朝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了,马龙用他残存不多的理智思考着要不要喊停,压在自己身上的人突然抽离开,张继科嘴角挂着笑,在马龙唇上亲了个响的,然后松开了手,“我去冲个澡,然后咱们去吃饭。”


 


马龙看张继科进了浴室,浑身的劲儿全卸掉了,把自己扔在床上怀疑人生,这怎么跟想好的剧本不一样啊……


马龙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强迫自己和自己的小兄弟都冷静下来,眼瞅着过了十分钟了,冲澡的那个还没有出来,赶紧跑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继科儿,你别洗太久,小心伤口。”只有喷头的水声传来,没听见回应,马龙又提高了声音喊了两声,“继科儿,继科儿!”


一声低沉的闷吭伴着哗哗的水声传了出来,接着是张继科有点儿慵懒还带着喘的声音,“再等一会儿,马上啊。”


意识到里面的人在干嘛之后,马龙身体里刚退下去的热度瞬间又回来了。你个老流氓!


 


浴室里面张继科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劲儿来,冲了个澡,恨铁不成钢地戳戳自己的小兄弟,老子伺候你这么久都不满意,外面的人喊了两嗓子你就缴械了,你个没骨气的!最近老实点儿啊,刚开始谈呢,别真跟个大色狼似的,把人吓跑了,咱俩都没有好日子过!张继科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跟一个没有思想的海绵体探讨生存与发展,教育完小兄弟,神清气爽地走出了浴室。


 


等俩人出现在食堂的时候,照例接受了来自“吃饭群众”的目光洗礼,马龙对于自己再次成为高光人物的情况很困惑,反观张继科却是意料之中的一脸享受。


等打好了饭坐定,林高远和小胖也端着饭坐过来了,林高远一脸坏笑地盯着马龙,“龙哥,明早是不是要让大师傅煮红豆饭啊!”说完跟小胖笑成一团,大声喊旁边还在打饭的许昕快过来,许昕拎着给屋里开黑的那三个熊孩子打的饭也坐了过来,没戴眼镜的许昕突然眯着眼睛往马龙跟前凑了凑,“卧槽,老张你能不能注意点儿。”


马龙顺着许昕的目光低头瞅了一眼,也没什么啊,等想起来许昕看的是什么以后,马龙的脸又红了,后知后觉地明白了成为高光人物的原因,自己顶着满脖子的吻痕在食堂晃悠了好一会儿。张继科看的一清二楚就是不提醒自己换一件高领的衣服,这招宣示主权简直跟小狗撒尿占地盘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幼稚到极点。


  


恋爱里的时间仿佛是插上了翅膀,日子就在特一队员吃不完的狗狼中悄无声息的滑过了,转眼夏去秋来,张继科和马龙在一年一度的秋季大练兵中上演了一把终极虐狗。


秋季大练兵是全军的大事儿,各级领导都会参加审阅,马龙的恩师,现在特一的直属上司,秦志戬自然也出席了此次大练兵。


张继科和马龙毫无悬念地取得了全军战略突击的冠军,两人照惯例击掌庆祝,马龙万万没想到张继科竟然借着击掌的机会,一用力把他拉进了怀里,顺势在他嘴上吧唧了一口。


目睹了全程的秦老师,保持着惯有的儒雅,在训练场震天的嘘声中,轻轻吐出一句,“我操。”开启了张继科长达一个月的被虐生涯,直到马龙找到自家老师的办公室,撒娇卖萌耍赖,用尽十八般功夫,才终于得到了秦老师的首肯。


从此,王子和王子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哦,不,说早了,搞定了秦老师我们的马指导员依然笑不出来,因为王子和王子离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还差那么一步。也不知道是谁给张继科灌输的邪教思想,天天打着好好谈恋爱的旗号,干撩不上,问题是每次起火你都躲进浴室DIY去了,我怎么办?大家都是二十好几的大好青年,我就不憋的慌么!可这话总不好意思直说吧,马指导员搓掉了几根眉毛,忽然计上心头。


 


于是,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等张队长带了晚训回来,就见马龙一身酒气地坐在床边,衬衫脱了一半要掉不掉地挂在身上。张继科整个儿人都呆住了,眼看人就要晃到地上了,赶紧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人挪到床中间。马龙顺势揽住张继科的脖子就不撒手了,一声一声的叫“继科儿”,然后主动地送上自己的嘴唇,一边吻,一边用膝盖磨蹭着张继科的下身。


张继科的脑袋里瞬间放起了烟花,这是要上本垒啊!可是,我这刚训练完一身臭汗啊,“龙,乖,等会儿啊,我去洗个澡……”马龙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洗什么洗,每次洗了就没有下文了!”腰上使劲,一个翻身就把张继科压在了身下,一声不吭地扯张继科的T恤,瞅着身上人发狠的小摸样,哪还有什么醉意,张继科突然福至心灵,终于拿对了剧本,坐起身来,托着马龙的屁股把人抱了起来,“这次一起洗。”小继科终于如愿以偿,与小马龙胜利会师,一夜互诉衷情,芙蓉帐暖。


 


折腾了半宿的两个人,自然错过了第二天的早训,被门口的说话声吵醒已经是日上三竿,马龙第一次从张继科的怀里醒来,明显不太适应,想起昨晚上自己的计谋被张继科当场识破,之后又这样那样,折腾个遍,更是觉得丢脸。偏偏外头那几个熊孩子还不让人消停,听着他们的对话,马龙恨不得来场时空穿梭离开这个场景。


宿舍门外,作死小分队已经开始了他们的表演——


“林妹妹,哥考考你啊,太平待诏归来日下一句是啥?”闫安的声音里都带着贱贱的笑意。


“这你可难不倒我,朕与将军解战袍呗!”


“那再往下呢?”


“再往下就没有了啊”


“下边还有呢,不仅有,还很长……你不信问孔教授,他书读的多,不会骗你的。”


孔令轩清了清嗓子,“林妹妹,你听好了啊,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不早朝啊不早朝。”


 


马龙终于忍无可忍,用力一推身边的人,张继科没防备硬生生让他给推的掉到了地上,也不恼,傻笑着看马龙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只蚕蛹,随手抓起旁边的浴巾往身上一围,顶着一身的“功勋”开门去撵人,“滚远点儿,一会儿马指导员起来揍人我可拦不住啊!”


看着他嘴角挂笑的样子,会有人怕就怪了,林高远跑掉之前还不忘回头喊,“中午去食堂吃饭啊,我让大师傅煮红豆饭!”


瞅着几个弟弟嬉笑着跑远了,张继科在太阳底下伸了一个大大的拦腰,爽!还没等美够呢,啪的一下,一只拖鞋正中脑袋,刚想说话,另一只又飞过来了,唉,自家媳妇战斗力太强可怎么破?


 


 


要说爱情的终极奥义,可能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要不怎么一大早被媳妇家暴了一顿还浑身舒畅呢!张继科开始理解许昕了,每每去逗方博,逗生气了再去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要赖皮叽叽地凑上去讨个吻,以前张继科看他那样儿嫌弃的要死,如今才知道,爱情里的人都一样。


 


所以说,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End


(撒花完结!今天晚上刷微博看见688的事儿,整个儿人都很丧,赶紧上来更文治愈一下自己和你们,都不要丧,我们要好好的,陪国胖,战东京!先说这么多,其余的就等着写到完结感言里吧!)





评论

热度(616)

  1. 沐岚影很酷不聊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