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岚影

有自己的坚持
云淡风轻游天下

【胖雨】童话

双木透明:

有夜雨继北情节
高能超虐。


01.


樊振东心里有个秘密,他喜欢周雨。
周雨心里有个秘密,他喜欢张继科。


樊振东知道什么叫一眼万年,周雨也知道什么叫一眼万年。前者指周雨,后者指张继科。
周雨第一次遇到张继科是刚入大学那天。他跌跌撞撞拿着箱子,走着。没成想箱子磕到路上石块,他控制不好力道,一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刚好经过的张继科,远远看见一个瘦瘦的男孩子,实在是于心不忍。走上前去伸出了手。
周雨一抬头对上张继科的眼睛,心脏不知是为突然摔倒才跳动,还是张继科实在是生的太妖孽。当下之急,竟将手伸到了张继科手中。没有犹豫,没有摔跤的尴尬。正要站起来,没成想张继科甩开了他的手。
张继科急白脸,将箱子扶起来。
“你大一新来的啊?一男孩子要我瞎扶什么?箱子给我。”
周雨这才当场石化。连同刚才摔跤的尴尬,一同袭来的害羞,导致了他脸红一直红到耳根。只好自己一人默默的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
“你住那幢公寓啊?我帮你拿行李吧。”
“啊?!”
周雨还没反应过来,殊不知突如其来的幸福向他咋来。
“你怎么给我感觉这么毛毛躁躁的呢?”
“奥。。。我。。。住06幢。216室。”
“奥,那咱俩也算有缘啊。我519的。”
张继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领着周雨去公寓楼。


而此时樊振东望着两人的背影突然失落了。
旁人都称他一句小神童。出生好,家境好,一切都是优秀的。他跟着也是一直争气努力再努力。没人知道他一直跳级的真正原因,只有他知道他是为了跟上周雨的脚步。
他俩年纪相差太大。樊振东第一次见到周雨是爸爸带到他面前。
“东东,这是爸爸朋友的儿子,以后当你的哥哥好不好?”
彼是才八岁的樊振东,抬头对上的是周雨那双迷人的大眼。八岁的他什么都还不懂,只是觉得这个哥哥生的好看。于是樊振东便是一直与周雨同活在一个屋檐下。继而当樊振东初一的时候,才萌生出想跟周雨一起上大学的想法。


他一路跟着周雨,一看他摔倒他是第一个心疼不已的人。旁的人都发现不了周雨摔跤戳破了手掌的皮,只有他一个人揪心的痛。


他只能装作什么都没见着,一路去宿舍找樊振东。当他推开门是周雨在跟张继科如火如荼的聊天。他依旧板着脸,走到周雨边上帮他整理行李。
张继科倒是被樊振东的气场有些吓到。本就张这一张可爱的脸,怎么火气这么大。
“喂,小胖子,你谁啊?”
樊振东不说话,听到这般的吊儿郎当的语气更是一个字也不应。
“胖儿,科哥问你话呢。”
“才这么一会你就喊人家科哥了?”
樊振东小声的嘀咕,自然是一个字不落的落到了周雨跟张继科的耳朵里。
“唉。。。你这小胖子!”
“樊振东,你怎么跟科哥说话呢?”
“我小声自言自语,哪知道你们会听到?”
“你这也是自言自语?”继科的暴脾气自然是忍不住的,提高了声调。
樊振东依旧一贯冷冷的态度答到:“是。”
周雨还来不及劝架呢,继科已经摔门而出了。
周雨叹了口气,夺过樊振东手里的东西,自己收拾起来。
“你怎么今天这么冲啊?好好说话不行吗?再说了不是说了不用你跟我来,你自然可以去更好的大学。在家叔叔能保护你,在大学里我可不能保证啊。”
“谁要你保护了,我保护你!”
周雨一听这个话,笑出了声。“你?还是算了吧。”
“你笑什么?”
“没事。刚刚那个学长,体育系的。我刚刚摔跤了还是他帮我的呢。你看,我手都起皮了。”
“你这自来熟的性格能不能收收。”
一听这话,周雨的脸立马拉了下来。坐在了床边,落寞的像与这个世界背离了一般。
这副模样樊振东是见过的,那是周雨每年到了父母的忌日便会悲伤的无以复加。
“雨哥?”
周雨沉默了一会,才回答。
“我本想你来了大学便不必这么依赖我了。我挺害怕的害怕家人离开,害怕朋友离开,从小我就借住在你家害怕给别人添麻烦。给你,给叔叔添麻烦。所以我尽量让自己看起来阳光一些,善良的对待每一位人。我哪有自来熟,我从来的知己只有方博一人。他家的事情你也听说了,你瞧,连他都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回不回来也不打招呼。”
“雨哥,你还有我啊。”
“樊振东,咱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你早晚该知道。”


说不生气是假的,樊振东便是那种生气挂在脸上的人。他伤心周雨说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他伤心周雨说的知己里永远没有他的名字,他伤心周雨总是把他们的距离拉的刚刚好。
“难道你不知道我也会心痛吗?”
樊振东撂下这句话,离开了。
周雨才重重的舒了口气。
这份感情,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只不过是自己装着,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罢了。


周雨正式开始了他的大学生活。说忙也忙,说不忙也不忙。周雨千方百计的打探张继科的消息,终于是弄成了一全套。
张继科是比他大了两届的体育生。继科晚读一年,加上周雨家庭变故自己留了一年级,两人竟差了四岁。目前是乒乓球社的社长。以其优秀的成绩,和外型。自然是稳坐体育系第一大男神。周雨加了张继科的微信,每天定时定点在寝室楼梯口,跟张继科一起去晨练。
起初继科还会惊讶,“呦,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锻炼?我看你那好朋友小胖子才需要锻炼啊。”
往后的一整个学期,继科却是被周雨的毅力给打动了。


樊振东没来吗?不,他来了。同样是天天,但他每次都站在操场外沿,看着继科周雨两个人有说有笑。


每每是这样的时候,樊振东总是会想,他到底是配不上他的。不够高,不够帅,死板而且强硬。


02.


大一的第一个寒假,樊振东自然是要回家过年的。当他开开心心的跑去找周雨的时候,却瞧见周雨跟继科一起开心的正打着乒乓球。
“雨哥!”
周雨放下手里的拍子,朝他看去。
“你跟我一起回家吧,明天考完,我爸说来接咱俩。”
“啊?可是我已经觉得跟科哥回他老家玩了。”
当下三个人都有点尴尬。樊振东不傻,周雨对张继科的感情他都能看出来,又何况是张继科呢?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是点点头。
“好。我会跟我爸说。你好好玩。”


至少,至少你别觉得我是你的负担就好。
这是樊振东最真实,最后的想法。他做足了打算,总归一句话,周雨觉得好就是一切都好。


樊振东离开校园那天,周雨没出来送他。天公也不作美的一整天阴阴的。周雨坐在宿舍,收到异地方博打来的电话。他听不见方博具体说了什么,只听到楼下的滴滴喇叭声。周雨捧着手机,透过窗户看着,樊振东拉着行李,上了车。车子才开了不到一米,暴雨骤下,轰的一声雷鸣,才把周雨的思绪拉了回来。
“周雨?!”
“唉。”
“你那里,打雷了?”
“恩。”
“我又不在你身边,你这害怕打雷的习惯可怎么办?”
周雨无力的回到座位上。桌子上是张继科给他写的诗,旁的人都说他俩般配。他们自然而然的走到一起的前提是,周雨在躲着樊振东。他内心底里的人到底是谁,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方博,你知道吗?我多想像你一样孑然一身,远走高飞。”
“可是,你会担心你家的小胖。”
“那你呢?你担心过许昕嘛?”
“他一个人我放心的很。况且,我们两个人可是分的干干净净。小胖跟你可不一样昂,他家可是给了你有一个家。”
周雨沉默不语之时,天空又大了一个响雷。周雨顿了顿,才咽下嘴里的苦水。
“方博,当初我爸妈车祸,非大雨天灾,而是人为。你能想象吗,我每每看到暴雨雷鸣就能想到我家家破人亡的时候。”
“你说。。。咱俩咋就这么苦呢?”


周雨挂了电话,站在窗边,望着大雨里的行人。瞧见继科没带伞的急匆匆的跑来,感觉拿着伞下去接他。
却不曾想,就这点距离自己还慌忙的跑下去实在是自不量力。到了一楼,张继科已经在冒着脏话,抖落身上的雨。一看到周雨拿着伞的样子,突又觉得天气放晴了。
“本想打电话给你让你给我拿伞来的。这天气也真当是奇怪。唉,你刚刚一直跟谁聊天呢?电话一直打不进。”
继科才注意到周雨穿着拖鞋就下来了,才内心里一暖。
“我发小,方博。快上去换件衣服吧,你那儿干毛巾有没有?算了,去我哪里好了。你要爬五楼呢。”
两人一起到了五楼,周雨便开始找继科可以穿的衣服。继科到有点自己被弟弟照顾的感觉。望着周雨忙碌的样子,他是欢喜,是开心的。
周雨转过身子来,“唉,这件挺大的你应该能穿。”
张继科头上还盖着毛巾,对着周雨的眼睛看了又看。大概是周雨眼睛有魔力,仿佛是黑洞般的漩涡,将继科吸了进去。张继科手一伸便是拦到了周雨的腰。将人往自己眼前一拦,便吻了上去。
下雨天的潮湿,伴随着继科微湿的身子。淅淅沥沥的雨点拍打在窗户上,交织着两人绵密又紊乱的呼吸声。情到深处,继科脱掉了衣服,将周雨压在了床上。周雨身上迷人的想起,险些让继科发疯。继科尽量让自己轻点。周雨抱着他,肩都要被指甲划出红道道。周雨前额冒着颗颗汗滴,不知是闷热,还是疼。
“小雨,叫出来。疼就叫出来。”
“恩。啊。。。”
两人缠绵的做了第一次。张继科自然是熟练的,周雨却是累的够呛。结束便是闭着眼睛呼呼大睡了。继科才叹了口气,收拾了一下。洗了澡,穿了周雨给的衣服才回自己宿舍。


周雨起来的时候是第二天了。他很久没睡得这么香了。大概继科真的是上帝给他逃避现实的最好礼物。他才觉得一身轻松。
自从那次之后周雨便是仿佛打开了,自己内心底里的障碍。有机会两个人会好好的做上一会。继科有时候也会惊喜周雨的配合。两个人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而也是当两个人做的时候,周雨才会觉得自己无生无想。


03.
跟着继科回家的大年夜,周雨自然是开心的不了。继科家其乐融融,听闻周雨的身世,更是对他关爱有加。
当晚,周雨没去继科的房间,毕竟他父母都在家。一个人在客房玩手机。继科却是吊儿郎当的走进来。
“怎么?不开心啦?”
“哪有。”
“明天带你出去看看。”
“恩”
“唉我说你能别玩手机,看我两眼嘛?”
周雨放下手机,看了继科两眼。正要拿起手机,继科一个劲就向前吻了他。周雨拍了拍他,一直挣扎。
“你爸妈可都在呢。”
“不在,出去了。别怕。”
“科哥,等下。。。”


继科顺势又要压倒周雨的时候,周雨的手机响了起来。周雨推开继科,一看是樊振东,拿着要手机出去。
“大年三十还这么多电话。”
张继科瞟到一眼备注小胖,许是有点生气的。


“别出去啊,就在这接。”
周雨没办法,只好又回来,坐在床上。
“喂。”
对面那头,樊振东已经哭的伤心欲绝的。想来是喝醉了的。
起初周雨还能跟樊振东好好聊聊,到后来,确实是樊振东没啥理智前言不搭后语。
“雨哥,过年了哦。从八岁开始,这是第一次没跟你一起过年呢。你在干嘛呢?你会想我吗?”
“小胖,你有事说事。”
“雨哥,以前你还会说故事哄我睡觉呢。我就想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人呀。越长大你却越孤单。能不能换起来保护你呢?你的心里,哪怕有一点点我的位置也好啊。”
“小胖,你冷静点好嘛。”
“雨哥,我是真的很喜欢你啊,我爱你啊。”
周雨在电话这头能清楚的听见小胖带着哭腔的声音。沙哑的痛彻心扉。他突然觉得五雷轰顶般被带回现实。是了,樊振东的性子他最清楚了。他以为自己跟继科的关系能让樊振东知难而退。殊不知,樊振东对他的爱意从头至尾却是一分为减的。
“雨哥你回来吧!我求你回来吧!”
周雨倒吸了一口凉气,才冲着电话里说出了这么久的秘密。
“你还让我回来?!樊振东,你TM早就知道了吧。你爸就是爸妈车祸失事的罪魁祸首。你说我能好好面对你跟你爸嘛?每每想到你,我就觉得无比恶心!你给老子清醒点,你跟我真的有可能嘛?”


周雨狠狠的挂断了电话,自己毫不察觉的已经泪流满面了。电话摔在床上,他实在是憋不住,掩面而泣。


十年前,樊爸邀人将周爸车子的刹车剪断了。最后凶手自然是找了也绳之以法了。可这件事情的背后凶手却是没有被抓出来。周雨想去亲自探望那个杀人犯,才知道了真相。而且他知道樊家家大业大,能一手遮天。年少的他,确是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张继科走过来抱了抱他,周雨便是这样一直抽泣。大年三十的烟花,鞭炮与祝福,在周雨这里都衬托出他全然可悲的人生。


04.
那次之后周雨跟樊振东彻底是断了联系。他也好似失了魂,整天都开心不起来。继科的最后耐心也被消耗殆尽之后,他选择了去当兵。继科留给他的一句话是“我瞧的出来,你对那小子很关心。你对我,可能是逢场作戏吧。不管怎么样,仇恨总归是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你要学着放下,学会珍惜。我们后会有期。”


继科去当兵的头一年,周雨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只当是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活,除了心底里少了慰藉。只是电话里跟方博能说的东西越来越少。自己倒是仿佛退回了心底里的保护罩里。周雨不再跟旁人聊天,他害怕,想起小胖那句“自来熟”。


事情全盘托出的第二年,周雨大三。才接到通知,樊爸入狱了,举报人是他亲儿子。
“连带着其他事情,一起招了。你说这有钱人奇不奇怪。”
那是周雨去警局,确认自家父母被翻案的时候,警官说的话。


在那里,他见到了许久未见的樊振东。瘦了很多,沧桑了很多。
“成熟了。”
周雨装着打趣。
“雨哥,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你那晚给我说的话,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知道,我爸是。。。”
周雨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算了。过去了。你也该放下。”
樊振东立在那里,见着周雨离开警局。他内心许久没有这么轻松了。
周雨坐上了出堵车,才掩面而泣。警局给的资料袋子都浸湿了。着实让司机师傅吓了一大跳。
“小伙子,你没事吧。”
“没事,师傅您继续开。”
“小伙子,人生中总归会遇上这样那样不如意的事情。人,要学会放下。”


周雨放下了嘛?他是放下了的,或者是当他发现自己心底里对樊振东也是异样的情感的时候才是真的纠结的。往后的日子,两个人该是如何面对呢?双方是对方悲痛的来源的人,怎么可能在一起呢?
何谈原不原谅。周雨无错,樊振东也无错。两个人多的尽是错过。


每天送早餐的是樊振东,周雨宁愿相信是张继科;每天给他准备好笔记的是樊振东,周雨宁愿相信是许昕;给他抱去医务室的是樊振东,周雨宁愿相信是其他同班同学。到头来,是他自己将人家拒之门外,又有什么资格要他回来呢?


05.
家里的公司樊振东一并搭理好,大学读不读对他来说确实是无所谓了。他将公司留给叔叔,自己申请了休学。准备好一个大包,约定的团队,一起登山去了。


那一年樊振东长途跋涉。登过高山,跨过大海,看过全中国最美的河山。他心里无比无比的轻松。他将自己对周雨的感情,打包好,小心翼翼的藏在心里。等着周雨亲自将他揭开。


而那天,樊振东与队友攀登雪山的时候遇到了雪崩。
那天,樊振东觉得死亡距离自己真的是太近了。几个队友无食无水的,被困在了山里。唯一幸运的是电话还能打得通。他们纷纷打去求救电话。而最近的救援队来这里也需要花上一天的时间。饥寒交迫之时,樊振东预估他们活不过一夜,最晚的温度会骤降至零下20度。他们都有可能被冻成冰块。
樊振东用仅有的一点电量,给周雨打去了电话你这个电话他该有两年多没拨过了。
“嘟。嘟。嘟。”
每一秒钟都是那么宝贵。
“喂。”
“雨哥。”
“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不太好。”
“我被困在雪山了。”
“你在哪儿?!”
“说了你怎么会知道。”
“樊振东!你疯了吗?救援电话打过了没?”
“打了。雨哥,我想说,我真的是喜欢你啊。”
“这种时候了,你说什么混话。”
“这不算混话的,我要死之前还能跟你说几句话,我知足了。真的,雨哥。我这一生,遇见你就是三生有幸了。”
“你不准死!樊振东!我命令你不准死!”周雨浸湿了眼眶,哽咽着声音,“因为我爱你啊,小胖,我说我爱你。”
樊振东拿着电话,终于是开心的。那是他早就知道了的答案。在张继科离开的时候,他就接到了继科的电话。他在等,等周雨回过神来的时候,至少他还在。可是,眼下周雨放下一切的时候,自己却是无福消受。
“雨哥,你看啊,你说了你爱我,天上的星星都变亮了许多呢。雨哥,还好,我这辈子还有机会听到你说你爱我。”
“樊振东,你以后也会有机会的!你一定要坚持住啊!樊振东?樊振东!”


最后,樊振东的电话是没电了。
但是他们是幸运的,附近的搜索队发现了他们。周雨收到联系电话的时候,连夜坐火车去到了樊振东在的地方。踏上火车的那一刻,周雨就明白了自己对樊振东怕是回不了头了。


樊振东昏迷了三天,周雨天天在他身边陪他。那几天是周雨世界里比父母离开还要黑暗的日子。
樊振东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着周雨在忙着打理别人送来的水果。眼角留下了泪水。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听见一个人一直在唤他回来。还好还好,他回来了。不然留周雨形单影只该是多孤独,多悲伤啊。
“雨。。。哥。。。”
周雨听到声音,感觉转过身去。激动的叫着医生来检查。
最后康复很好,两人整理好东西,一起回了家。是周雨的家。
他们一起开了一家咖啡馆。
两个的生活简简单单,一馆,两人,三餐,四季。这便是人生,轮回。


“幸福和快乐是结局。”


The End


请问你们有看过这么虐的胖雨嘛?可把我厉害坏了。


百粉福利,感谢大家的陪伴。


爱你们。

评论

热度(42)

  1. 沐岚影双木 转载了此文字